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废品行业服务最早,回收技术最专业的废品回收公司。公司设立在辽宁沈阳地区,从事20多年回收行业,值得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火工产品 >

中邦航天火工品创制第一人杨尹渝:毫厘间智制

日期:2019-12-02 09:42 来源: 火工品生产

  

中邦航天火工品创制第一人杨尹渝:毫厘间智制

  

中邦航天火工品创制第一人杨尹渝:毫厘间智制

  曾经,火工品制造的自动化,就像是四川航天川南火工技术有限公司以及整个中国航天制造业上的“紧箍咒”。“对手工依赖高,是火工品生产标准化程度不高是主要原因。”杨尹渝决定扔掉这个“紧箍咒”。

  粗略估计,工作37年来,由杨尹渝亲手制造的火工品不下十万发,不仅装上了弹箭星船,也游历了陆海空天,且创下了发射零失误的成绩。

  作为其中一员,杨尹渝在37年间,精心制造了数十万发火工品,参与并见证了中国航天事业近三十年来的发展。如今,他更期待以“只争毫厘”的匠心,开创出中国航天“智”造的未来。

  而这些手工出现的问题已由一台“点火药盒蒙布粘贴装配机器人”完美解决。这套设备,不仅节约了四个人力,且装配合格率达到95%以上。据介绍,这台装配机器人的研发花费了师徒近大半年的时间,同时也开启了四川航天川南火工技术有限公司自动化、数字化的序幕。此后,各类创新“智造”设备层出不穷。2015年,杨尹渝技能大师工作室通过国家认定,其致力于国内一流、国际先进的航天装配制造技术的研究,其中多项创新成果填补了火工品的生产空白。

  如今,整个工厂机械制造部分已经实现了90%的数控技术加工,并形成了集散控制网络系统,装配制造部分已经建成了多条数字化生产线,检测试验部分建成了数字化控制平台……生产效率较十年前成倍增长。

  点火起飞、助推器分离、级间分离、整流罩抛离、船箭分离、太阳能帆板展开……每一次长征系列运载火箭搭载着神舟飞船成功冲破云霄,都离不开几百发火工品的正确作功。

  上手后,杨尹渝开始接一些重要航天工程火工品的制作。“当知道这是重要任务,或多或少都会有紧张,只不过,心底还是有一个‘十分’的信念。”

  “要想保证绝对的万无一失,且尽可能保证更安全的生产,单靠手工并非长久和高效之计。”杨尹渝在不断研磨中意识到,匠人匠心不仅要争于分毫,更得革故鼎新。

  杨尹渝也深知一个道理。“打个比方,就好像让一个人从 ‘1’ 默写至‘400’,期间都可能会出现写错的情况,更何况人工加工成百上千,甚至以万计的产品。因为手工操作无法保证所有产品一致性。”而对于火工品来说,如果一批产品中单项检验有5%的产品出现了不合格,那同批产品都会被判定为不合格而被销毁。

  回想刚进厂的那几年,杨尹渝评价自己“还是挺能吃苦的”,而正是能吃苦让他迅速成长继而脱颖而出。

  川南机械厂(四川航天川南火工技术有限公司前身),是杨尹渝成长路上一段绕不开的记忆。

  当然,每一次火箭的发射,对于杨尹渝来说才是最终的检验。“之前总会睡不好觉,看见无误升空后,才会放下心。”而每次一有重大的火箭发射,厂里都会组织大家一起守着直播。以前没有电视,就围着大广播,一旦“发射成功”响起,鞭炮声、锣鼓声和欢呼声瞬间淹没整个厂区。这样欢庆的场面,杨尹渝并不陌生,但直到真正成为参与者时,他才深刻体会到作为一名航天人的喜不自禁。

  如此经年累月,加之毫厘必较,磨炼了技艺,也带来了“副产品”—— 杨尹渝尹渝和同事们常用的那几个手指头的指纹都已消失无踪。“有一次厂里要采集录入指纹,好多员工都出现了无法识别的情况。” 杨尹渝笑道,连高科技的指纹打卡机也无法辨别手指纹路。

  杨尹渝回忆,那时在厂里当铣工的父亲,几乎每天晚饭后,都会赶回厂房加班。而他也总是两三口刨完饭,抓起书包,紧跟父亲的脚步。在车间各种声响的交杂中,杨尹渝写着作业,余光里全是父亲和同事挑灯夜战的身影。每次航天发射任务成功,全厂职工敲锣打鼓、载歌载舞的欢庆场面,更让“航二代”的他满是兴奋和喜悦。

  火工品的制造,差之毫厘便谬之千里。四川航天川南火工技术有限公司是我国航天领域主要的火工品研究与制造单位。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恪守着“火工品没有好与坏,只有成与败”的准则。

  手握锉刀,指缠砂布,在每天几乎十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他们的手和眼需在毫厘之间“计较”着。“用一两个小时打磨仅300多平方毫米面积,其误差要控制到几乎0.02毫米。”就其精细度,杨尹渝如是举例。

  而火工品的制作远比一把榔头的打磨更加精细。“从火箭的点火发射到神舟飞船的飞行,每个动作的变化,包括船箭分离、展开或进入预定轨道等的完成都离不开火工品。”他形容,其重要程度如人体的“关节”,功能就好似鞭炮的引线,且牵一发而动全身。“制造上稍有毫厘的差池,就会导致航天任务的失败。”

  它们形状各异,精致锃亮,有的薄如蝉翼,有的细比发丝,所承载的都是国家核心且隐秘的技术。

  刚进厂时,杨尹渝最先是照着图纸手握锉刀学着做榔头。“不仅要锉出形状,还要保证榔头的直线度和平面度。”杨尹渝回忆,最开始做一把榔头要花掉自己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还面临不合格的可能。“到后来一两天就能解决,前前后后总共做了有十来把。”

  杨尹渝希望,未来有更多“智造”得以涌现。“最关键的是更多懂自动化的人才能够加入我们。”

  那时,在没有太多精密设备的辅助下,需要靠一双手,来控制火工品尺寸、外观以及表面的光洁度。火工品大小不一,且形状因为功能的不同而也有所不同,“最小的火工品,不过一根头发丝儿的样子。”

  1981年,杨尹渝也成为该厂一名钳工。彼时,中国航天特种产品制造业,尤其是火工装置的研发制造起步不过十余年,相比现在,生产条件和工艺技术相对落后。杨尹渝说,那时做工的房间夏天闷热,唯一一把风扇吹出的也是热风;机器发动后,铁屑混合着机油飞溅,全身上下无一处“幸免”。

  十年前,杨尹渝开始着手半自动化及自动化的创新工作,一摞摞厚厚的学习笔记记载了他的艰辛跋涉。旁人评价,他的眼光“毒辣”总能发现好苗子,而且知人善任。被提拔的青年一代中,多人成了他创新路上的得力干将。

  一次厂内举行的创新成果大会上,作为评委的杨尹渝相中了参赛选手王成龙,并把他带到自己班组进行培养,很快师徒联手成果初现。

  “同期进厂的学徒会在一起统一做零件,交付师傅检查。常常我先做完后,他们都要急忙叫住我,让我别先交检。因为觉得我做得太好,对比下他们容易被判为不合格。”现在说起,杨尹渝脸上仍有一点骄傲。

  有一种名叫“点火药盒”用于固体小火箭点燃的火工品,以往药盒内的蒙布粘贴装配都需要三到四人流水装配完成。“还需要技师级别的人来操作,因为需要用毛笔进行刷胶,手法必须熟练且用力均匀。还需要一人蒙布,一人擦掉多余胶水且复查。”王成龙说,因为胶臭,刷完几个下来恶心得令人反胃。更糟糕的是,刷胶容易产生气泡,导致合格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火工品生产

上一篇:

下一篇:


广东快乐10分平台 秒速快3娱乐 宾利赌城 国民彩票官网 彩都会平台 合发彩票官网 秒速飞艇精准计划 彩运彩票 银河彩票官网 阿里彩票官网